MIss.deer

一条孤僻的透明咸鱼

论MCU队长一直没能走出过去的原因

真滴丢人hhh

聊赠一枝春:

如果你们期待一篇严谨科学的长篇论文,已经不用再看下去了。这玩意一点也不严肃科学。


漫威那么多宇宙,每个刚才冰里醒来的队长都怅然若失,都无所归依,都失去了生命中最美好最重要的东西,都那么留恋过去。可是那么多个队长里面,只有MCU的队长没能走出来。


他一直留在原地,沉溺在已经失去的幻想乡里,他始终是21世纪的误入者。一直到美队三,他还心心念念着过去,没活在现在。


仔细想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谁 让 你 和 铁 关 系 不 好 啊。


其他队长有铁陪着,谈人生谈理想谈感情一起做任务一起吃饭还给升级装备提供住房提供衣着,我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你你给了我一个家,谢谢你Tony嘿铁壳头能带我一程吗Tony你要加强训练Iron Man我相信你。


其他队长:我何止走出去了,我简直在21世纪(Tony身边)如鱼得水好吗


但是,看看你自己,Steve。认真的,看看你自己。


人家队长和铁发展队友情的时候,你在看他资料;人家队长和铁玩身(qing)份(qu)梗的时候,你在说他躲在铁罐头下面装英雄;人家队长已经和铁乱叫昵称一天没铁失魂落魄两天没铁去踹门找人的时候,你在打沙袋;人家队长和铁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互相欣赏的时候,你在和铁吵架;人家队长无数次和铁互救互动一起玩的时候,你在找冬兵;人家队长和铁认认真真内战战死还给人留遗书说我始终相信你的时候,你拿着他爸做的武器和杀了他爸的冬兵一起打他。


……


你自己想想。你自己想想。


你走不出来你活在过去一点也不奇怪。活该那么多宇宙,就你没铁。


没有Tony这个未来学家拉一把,过时之人又怎么走得出来?如果你不接受新的感情新的一切,你又怎么能接受现代?

今天有点难过,写点什么吧

太太厉害……把我表达不出的感受写出来了,就是这个感觉,近一年来越来越强烈了……

免庖丁:

因为昨天浔阳楼头题缓丝,微博(又一次)被禁言七天。


本来打算靠五百四十线美妆博主的能力再安利一波舒肤佳的,也安利不成了。看到这儿的姑娘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我就不给你们表演胸口碎大石了。


我最初被拖下水是因为Q群里有几个一捆妹,从今年一月份就在嚎,从一月一直嚎到偶练结束。我那时候刚看完澳版Master Chief,而《演绎法》又在剧歇,需要一点护肤期间的碎片剧打发时间。


我一开始看偶练没有什么感觉。感谢有次忘记关弹幕,感谢有次在满屏厚弹幕当中有人坚持不懈地安利坤音小视频。出于好奇我去搜了一下,然后就此掉坑。


最初掉进这个坑,初心西皮是卜洋,颜狗没办法。那时候已经知道了队长所谓的黑料,说真的,在没有喜欢队长之前,我对这个所谓的黑料,真的就不是那么在乎。


后来狗着狗着,慢慢地开始对队长产生了微妙的同理心。


最初是因为网络暴力,因为同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在我身上,虽然我只是配角。事件的过程和其他煽情的诉苦我就不说了,不想伤害亲友。


但是那种体会,我觉得自己还算比较有发言权的。


《东京巴比伦》里有句话非常准确,“这是事实,但不一定是真相”。在细节和角度上稍微一变,整个事件就陡然不同。


辩解是苍白无力的,任何想说的话都会被洪流所淹没,伴以各种自以为有趣的流行网络用语泼过来。哪怕你把心血淋淋挖出来捧给别人看,大概也只会换来一句,“哦哟,好脏。”


这件事之后还有断断续续的余波。几年之间我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事实”和“真相”统统无关紧要。一种说法就能被轻易地、毫无芥蒂地接受下来,而另一种说法则获得截然相反的待遇。


我想明白的道理就是,网络暴力实际上也是一种权力欲的自我满足。权力是什么?《1984》里说,权力就是让你不好过。网络暴力是借由让当事者痛苦的自我满足。


以上我说的这些,可以看作我个人对网络暴力的看法,也可以代入我在看完队长所谓“黑料”后的感受。为什么在爱豆和选秀里最容易出现网络暴力,就是因为“参与感”和“操控感”从一开始就很强,施加者能得到最大化的满足。


起码在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似乎能感同别人的身受。


我对那个黑料,几乎是在接触之初,在没有开始喜欢队长之前,就有一种天然的、直觉性的反感。原因也很简单,作为一个大龄的feminist,我在里面嗅到了“荡妇羞辱”的气味。


Slut Shaming.


说真的,荡妇羞辱能用在男性身上,倒也是一种神操作。


后来在某个群里讲这个概念,多少有点骇然地发现,很多年轻姑娘对这个概念毫无意识。


何为荡妇羞辱?举个例子,针对Taylor Swift前男友数量众多的讥讽,就是荡妇羞辱的典型。


我每次讲这个概念都有一种深刻的无力感,因为要说这个概念,要首先从“公众权利”和“私人权利”的边界开始讲。


说得直白朴素一点:个人感情问题,和公众无关。


我一向左棍惯了:哪怕是婚内出轨,我都认为这属于“私人问题”,不属于“公众权利”该伸手的范围。


感情问题之复杂、微妙,是外人很难以言表的。但是我哪怕在此事之前,就一直很反感某美吐槽君这种号,因为它们算是网络时代的老娘舅。这世界上没有同一段感情是完全相似的,但是在这种号上,往往就被贴上一个千篇一律的标签。


所谓荡妇羞辱,就是用“性关系”这个武器去羞辱一个人。鉴于性道德在我们的社会中还有荒谬的崇高地位,这种指责一旦出现,基本就是百口莫辩的事情。


But it ain't your fucking business in the first place.


作为一个大龄feminist,我非常反感荡妇羞辱,因为这不仅事关公众人物,更事关你我作为女性的自我意识。荡妇羞辱的本源,和对女性的羞辱、对同志的羞辱、乃至整个社会的性道德观念都是相通的。在你自己做出荡妇羞辱的同时,你自己已经默认了这种羞辱的正确性。


换言之,你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男权,乃至父权的权威地位当中。


但我们都必须知道,身为女性,我们是没有这种地位的。


我从以前就很不喜欢吐槽君里那些痛批渣男和小三的群体,或许最初是当事人愤懑之下的树洞,但后来就变成了好事者看八卦的狂欢。这种事不关己顺脚一踩的行为,无非是在网络上发泄自己或有可无的负能量,这就不去说了。


但是真情实感地觉得背叛感情就该浸猪笼的人,有没有想过,感情本身就是有风险的,和世界上每一份契约一模一样。恋爱有可能会分手,结婚有可能会离,谈好的合约有可能会翻脸,这就是做每一件事的风险本身。


分手、离婚、丢合约当然会伤心,但我们生而为人,难道不是就在每天都在对付这些痛苦的风险吗?


以上这些,是我在逐渐开始偏向于队长之前,就已经在我的世界观里完成的东西。但这不是我的同理心产生偏爱的起源,如果止步于此,我大概就止步于empathy。


我开始喜欢队长,是因为我发现了这个人在“表面”性格下的复杂性。


看似随和,又有点固执。有点孤勇,又有点凉薄。好像是个操心老妈子人设,反而什么家务都不会干。


再多的话不说了,说出来跟安利似的。总之,作为一个作者,看到这种性格,那简直是捡到宝一样的快落,因为复杂的人性才有挖掘的可能。

明年的今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相信——

-Curry-:

非常草,抱歉)

脑一下发现Tony活着回来的大盾...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解缘: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圈子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一块的问题)。因为我深刻的知道,网易就是有能力把一个很好的产品搞臭,搞倒,并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无数遍,深表钦佩。最近的例子就是网易云音乐,用过的人大概知道网易和周杰伦之间的纠纷——允许无版权的音乐收费盈利,被告了之后,将用户已经付费下载了的歌曲下架,又打包出了新的合集要求再次付费。
在网易的经营下,一个用来听音乐的地方,不仅变成了没有音乐的段子区,最后还不忘薅一把用户的羊毛。对不起,您逼我去的虾米和酷狗。(我没收这两家钱;事实上,我还给这两家送了很多钱。)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正是因为音乐被搞臭了,薅羊毛的重担才落到了lofter肩上。这锅网易云先接好了,不送。


我不是说薅羊毛不好,这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对吗?我也不从道德方面批判则个,毕竟我深知我自己就是那个该被批斗的。
资本的力量是中性的,结果如何取决于控制的人。但很遗憾,这个控制者是网易。假使失败是成功的母亲,网易早就百家姓了。
只是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网易是一个公司,lofter要盈利才能维持,这是正当并且毋庸置疑的。那么这也意味着一个必然的结果:当公司利益与用户利益(特指同人创作者)发生冲突时,我们是注定要被牺牲的那一批。

同人创作在版权问题上一直是一个灰色领域,不必多说。悬停在头同人作者头上的是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作者对于版权问题是否追究,以及上升到著作权(民法)层面的条例是否修改,可能还涉及到一点国际公约的问题。我尊重并且支持原创者对自己创作成果的所有权利,也正因此,同人创作者应当对自己的立场有清醒的认知:我们在正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所有的盈利行为,都有可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正因如此,网易在声明中所表现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声明:

“lofter的打赏功能属于一种个人的赠与行为,是打赏者对被打赏者的鼓励支持,lofter的设计之初并没有让它承担道德、法律、及其它的制约责任。”

好一个设计时没有让它承担法律责任。有没有法律责任是您靠嘴炮出来的?您说没有就没有了?稍有常识就知道,国内目前可以说在一方面的规定有一定的空白,但并不代表这么做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不相信lofter方面不明白这一点,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是替同人创作者争取权益;恰恰相反,这是极其恶心的、lofter单方面对于自己方的免责声明——
“我们设计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个绝对中立的平台,关于那些打赏啊什么的全都是那些用户的个人行为。什么?你说他们违法了?好的,好的,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平台,马上把那些tag清一清。哦对了,这个是他们的账户信息,我们绝对配合调查。”

我可去你妈的吧。

我相信国内外很多原创作者是宽容的、开放的,愿意给予同人创作者一定的生存空间。日本有东方,中国有凹凸,都是公开地开放了二次演绎的权利,兼容并蓄、相促相长,达成了双赢的局面。对于不愿被二次演绎的作者,我也真的非常、非常认同和理解。
但是lofter的这个打赏设定,无疑是故意把同人创作者往深渊推进了一步,明摆着表示:我们凭本事创作的同人,凭什么不能收钱?
可别说这不是侵权了,有没有侵权心里没点逼数吗?洗钱还得进一波赌场洗白白呢,打赏这种明面上、资金流动清清楚楚留着记录的事,回头找人起诉方便得不得了的事,你换个名字就算不得侵权盈利了?真以为国家和法律是傻的么?

这件事会慢慢发酵下去,酝酿着,只等一个爆点。或许是某个作者找上门来,或者是新的法律一刀切。我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lof甚至在等待这一天,然后反手把同人区清理一波,完成一个“华丽的转身”。图片、文章这些都有存稿,都不怕的;可是辛苦经营出来的爱好者交流圈呢?最重要的社区呢?
也许诸位所在的圈暂时安然无恙,最好的可能是永远能维持这样平稳的现状,我衷心祝愿如此。但是请不要忘记,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我们头上,只等着坠落的那一刻。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Lofter是所有人的理想国,唯独不是我们的。


我不知道AO3,也不知道Fanfiction,随缘居、不老歌、汤不热、堆糖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另:
我一直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同人创作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这一点令我非常、非常害怕,尤其在lof推出了打赏功能的现今。对于有工作的人而言,这千八百的真是小钱,哪怕上万也真不是大事。但是我很担心,这会让正在读书阶段的学生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同人创作是可以挣钱的,是可以作为终身工作的。
我就不说起点的情况了,人家虽然文笔故事都不怎么样,好歹还是原创;依托于原创的同人呢?

亲爱的,请千万、千万不要以为同人可以作为谋生手段,当作放松的爱好就可以了。


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




不知道一共有几个版本的晚安……总之我一周目就这仨……
老钟我不睡觉了我要跟你聊天!我没拒绝啊你等等!

恐怖故事hhh
确实是小天使啊QAQ
想要他的焦糖饼干!

融入不进别人的话题会很恐慌,怕不是某种新的社交恐惧症了

【钟函谷】录了语音实装后支线……

这周目白凉了,没救西比尔(叫你不看攻略)紧急攻略了钟老板……
录了还不会转屏……大家就听听音儿吧
链接放评论